您的位置:

首页>经验故事>淫乱晚会

淫乱晚会
我已经好久没有看到阿牛了,所以我今天非得去一趟这个派对才行,而我的老婆老婆今晚又和小惠出去了,所以我得找个人看小孩才行,我打了个电话给我妈,她答应今晚帮我照顾小孩,当一切搞定后,我开始猜想今晚将会去一个什样的聚会。阿牛是一个又帅又放浪的单身汉,我希望今天晚上也会是一个和他一样的派对。

时间过得很慢,六点一到,我立刻打卡下班,阿牛的派对将在七点开亮始,路上的交通状况很糟,还好派对的地点并不是很远,最后,我到了派对的地点,那是一幢很大的房子,所以我怀疑这些日子过去之后阿牛会不会破产。

帮我开门的是个男人,他向我自我介绍他叫阿强,他是阿牛的老闆,他带我去装潢像个娱乐间一样的大厅。角落里还有个木头建的酒吧,还有一台大萤幕的电视,墙的周围则是许多柔软的沙发,音响里正播放着热闹的摇滚乐,而电视上正放着一部色情片。

我向在场的十个人互相介绍彼此,然后很快的忘了他们的名字,我也不忘祝贺阿牛也和大伙打屁。

我问阿牛,为什幺这晚才计划结婚,他肤衍我一个答案,那答案就像是两个醉汉喝了一个小时的酒后,所说的醉话。在八点的时候,一个叫小杰的人走了,他说他要去附近的上空酒吧带两个脱衣舞孃回来,我有一个感觉,她们可能不止是跳脱衣舞而已。

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,我与其它人更熟稔了,我们看a片看得相当开心,没有人离开,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希望能马上开始现场的春宫秀,小杰在半个小时前就走了,我开始希望脱衣舞能马上开始,啤酒快撑爆了我的膀胱,所以我暂时离席,穿过大厅走向厕所。

当我解决我的问题后,我听到走廊上有女人格格笑的声音,脱衣舞孃来了,所以我马上离开厕所,要回到大厅,我有一个奇怪的感觉,好像刚才的笑声非常耳熟,但是这个念头一闪而过,等我走向大厅时,就忘记了。

我站在大厅门口,看着那两个性感、美丽的女人,她们有着标準的165公分身高,一个是长的直髮,而另一个则是长的捲髮,两个人都有明亮的大眼睛,还有令男人们断魂的身材--37d-23-34,而且我非常确定这个数字,因为她们就是我的太太老婆,和她的朋友小惠!

老婆和小惠并没有看见我在这里,她们忙着和周围的男人打招呼,我不相信老婆会做这样的打扮:一件超迷你的黑色紧身衣,她丰满的胸部几乎露了一半出来,只有两条细如髮丝的细带,绕过她的脖子,挂着两个罩杯,撑着她丰满的乳房,衣服背后的布料更是少得可以,裙子的大小就正好只能盖住她的臀部,衣服的质料相当的薄,我打赌,这件衣服足以藏在她的小钱包里。

小惠也穿了同样的白色衣服,一个家伙问小惠为什幺要做同样的打扮,小惠说:「其实还是不一样的,我穿白色的,而老婆穿黑色的,所以我是好女孩,而老婆是坏女孩。」老婆则回报了一个微笑。

阿牛说:「她是坏女孩?」老婆点点头。

阿牛继续说道:「让我们看看,你如何证明你是坏女孩。」老婆用非常诱惑人的姿势走向阿牛,将手放在他的裤裆上,我不敢相信我眼中所看到的情景,老婆拉下了阿牛的拉链,将阿牛的肉棒掏了出来,阿牛的家伙大概有廿公分长,而且还在持续勃起中,老婆跪在阿牛面前,将眼前的那根阳具整根塞入口中。

她用我从未见过的狂暴姿态吸吮着阿牛的阴茎,真令人难以相信,老婆居然能将这长的一根肉棒插入喉咙中,更讽刺的事,仅管我一再要求,可是老婆从未为我口交,以她这纯熟的技巧来看,她绝不是第一次这做的了。

我真的不敢相信在我目前所发生的一切,我原本打算出面阻止这一切,但是又被一些奇怪的想法所阻止,我发现我自己还看再看多一些,老婆看起来是如此的性感,在嫁给我之后这多年,她从未像此刻如此像个女人,我觉得我像是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,在此同时,我发现我的下体也硬了起来,我要加入他们,看我其它的男人如何对待我的妻子。

在五分钟之后,阿牛似乎到了尽头,他粗暴的抓住老婆的头,猛烈地将那粗大的阳具一再冲向老婆的咽喉,没多久,他将粘糊糊的精液尽数射尽老婆的口中,流进老婆的肚子里,老婆看起来一点也不觉得这样很噁心。

阿牛最后将他的沾满老婆口水而显得发亮的阴茎,从老婆的口中拔了出来,老婆得口中没了阴茎后,才能开始微笑,她看着阿牛的眼睛,告诉他:「真好吃。」接着又用手指抚弄着阿牛的阳具,阿牛的龟头又渗出了一些白色的泡沫,老婆又伸出舌头,舔着阿牛的肉棒,将那最后一滴精液吸进嘴里,然后再将阿牛的阴茎舔了个乾净。

当老婆的表演结束,在场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,在一阵深呼吸后,老婆得到了热烈的掌声。

当掌声结束后,两个巨大的外国黑人朋友向老婆走去,我想他们是刚刚才到的,当他们走近时,我发现老婆的表情有点紧张,因为老婆的家教甚严,外国人是不受欢迎的,所以我打起精神,看着情势的发展。

那两个老外掏出他们的大家伙,站在老婆的面前,其中一个手上握着大肉棒,说道:「来吧,小美人,让他们看你把我这个大东西放进你的小嘴里!」我希望老婆拒绝这个要求,但是令人惊讶的是,老婆缓缓的走近了那个黑人,将她淫乱的身体贴紧那个男人身上,一只手向下伸,握住了黑人的阳具,为那个男人打手枪,同时以她浑圆的乳房,在那黑人身上不停的磨擦,另一只手则圈住男人的脖子,将那黑人的头往下按,靠近老婆自己的脸,老婆给了这个黑人一个激烈的吻,那黑人厚厚的嘴唇完全盖住了老婆的嘴,黑人的另一只大手则紧紧捏住老婆的一个乳房。老婆停止了吻,用舌尖轻轻的舔着那黑人的嘴唇。

老婆的热情诱使那个黑人粗鲁的将老婆的上衣扯掉,他再用大手捏住老婆的乳房,他又拉起老婆的乳头,用力将两个乳头靠在一起,再张开大口,将两个乳房都含在嘴里,老婆的敏感的乳头受到这样的刺激,她不由自主的将整个身体向后仰。

那个黑人大概吸了一分钟左右,那黑人停了下来,转过头去吸老婆的嘴,老婆此时好像只对她手中的东西有兴趣,她跪了下来,将那巨大的黑色阴茎塞入口中,开始为那个黑人口交,我真不敢相信,我的妻居然为一位黑人口交。这改变实在太大了!

当老婆将那卅公分的黑色水管塞入咽喉时,另一个黑人动手撩起老婆的裙子,开始隔着内裤,摸着老婆的小穴,老婆也配合着抬高她的屁股,当老婆的阴户露了出来,后面的那个黑人立刻将那廿五公分的大阳具插了进去,一前一后的两个男人,非常有节奏的干着老婆,他们抽与插的动作一致,现在有两个黑色的大肉棒在她白晰的体内。

我真的不能相信,我那纯洁美丽的妻子,居然肯让两个男人同时这粗暴的玩她。

所有的人看着这两个男人干着老婆。最后,这两个男人都射了精,老婆舔乾净了他们俩人的阴茎,为边帮他们收进裤子中,在他们退下前,老婆还给他们一个热烈的吻。

当我冷静下来,我听到房间的另一个角落传来呻吟声,我转过头去,原来小惠趴在一个家伙的身上,那家伙用他不大不小的阴茎,由下方塞入小惠的穴内,小惠的身旁还有另两个男人,一个用她的嘴,另一个则干她的肛门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女人同时和三个男人作爱。

当那三个男人干她时,小惠好像有一直持续不继的高潮。

第一个射精的是那个将肉棒插入她的嘴巴的男人,小惠不放过他的任何一滴精液,将它们全吸进了嘴里。

第二射精的是玩她屁眼的男人,那男人忽然将肉棒从小惠的屁眼拔出来,然后对着小惠的嘴射精,小惠毫不犹豫的将射精后的肉棒含入口中,用舌头将口中的肉棒清理乾净。

最后,小惠将一直猛烈插她小穴的肉棒拔出,用嘴紧紧的含住肉棒,在几次抽插后,小惠的嘴角溅出一些白色的精液,那个男人射精了。当那个男人射完精,小惠张开嘴,让我们看刚刚才射在她嘴里的精液,接着,她让那些精液由她的嘴角流下,她再用双手将流下的精液抹在她那大胸部上。

我转过身来,回头注意老婆,她正坐在房子主人的腿上,屋主的粗正插进老婆的屁眼中,这对我而言是新景象。老婆始终拒绝与我肛交,但是现在这个男人的每一次抽插,看起来却满足了她强烈的慾望,另一个男人都握着他的肉棒靠近老婆,她一边让屋主搞她的屁眼,一边热情的吸吮另一个男人的阳具,没过几分钟,在她熟练的口交功夫下,那个男人射精了,老婆毫不犹豫的将精液全吞进口中,再用舌头将那男人的肉棒舔乾净。

那个干老婆屁眼的男人开始发出呻吟,老婆立刻跳了起来,跪在他的粗阳具之前,将那髒的粗阳具含入口中,嚥下屋主所射出的精液,这看起来实在不像我那含蓄内向的妻子,无论如何,我决定面对我所看见的一切,为了某些原因,我无法在这个地方也和他们一起玩。

接下来的一个小时,我一直看着老婆和小惠,在场的所有男人干着她们身上所能找到的任何洞。

老婆似乎坚持所有男人要射精,必需射在她的口中,而小惠就不是这样了。

当大家的动作都慢了下来,我发现屋主在老婆的耳边悄悄的说了些话,老婆听到欲些话后皱了皱眉头,然后我听到屋主说:「我会再多加两万五仟元。」老婆看着那个男人,然后说道:「多五万吧!」我现在了解了,原来我的妻子是个妓女,因为她们正在谈交易。

那屋主盘算了一会,接着说:「好吧!你值这个价钱!」当老婆听到这番话,露出了惊喜的表情,最后,她说:「没问题!」然后屋主付了钱,带着老婆和小惠出了门。

今晚的活动差点让我昏倒,也打开了我的好奇心,我问小杰去哪里找来这漂亮的两个婊子?

小杰说,她们两个是在附近的单身pub跳舞的舞者。

我又问他,那些舞者是不是也接客?

小杰说他不知道这多,但是这两个女人说,她们愿意为了钱做任何出卖肉体的事。

小杰给了我那个pub的地址,我知道那间pub,但是我不知道里面还有脱衣舞。我和老婆的家庭生活非常单纯,我和老婆在晚上没有太多的相处时间,我常常工作到很晚,而老婆则常和小惠外出,我以为她们常去购物或看电影,但是我错了。

派对结束了,我决定对老婆做一些研究,我前往那间pub,我发现老婆的车正停在pub门口,现在才十点半,我想知道老婆和小专是不是还在里面。

通常老婆和小惠出去,她都是半夜才回家,我付了一千元的门票钱进入pub,pub里充满了烟和酒的味道,我四下寻找老婆,最后,我发现她正坐在一个男人的腿上,她的头靠在那个男人的肩上,她的一只手围着男人的头,另一只手则抓着男人的一只手,往她的胸部摸去,男人的另一只手,则摸着老婆的阴户。

我看了看四周,发现许多其它的女人,也对他们的男客人做同样的事。

当我再回头看看老婆,她正给客人一个吻,同时收下小费。

然后匆匆的走过大厅,走进一个标有员工专用的门内。我点了杯饮料,坐下来看脱衣舞秀,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,老婆与小惠从那扇门走出来,换上了平时穿的衣服,她们和dj说了些话,然后走出大门。

我立刻赶回家等老婆回家,我知道她必需先送小惠回家,老婆回家时已经接近半夜了,她看到我还没睡,显得非常惊讶,我告诉她我才刚从一个派对上回来,老婆问我,为什幺不告诉她我今晚有个派对?我告诉她,我今天才收到请帖,而且我对这个派对非常满意。她又问我,这个派对是谁办的?我回答那是我的一个老朋友,他明天要结婚,今晚办了一个单身汉聚会。

老婆的反应相当明显,她问我朋友的名字,当我告诉她时,她混身开始颤抖,她强自镇定的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,眼泪也从她的脸上滑落,她把手放在她的脸上开始啜泣,然后带着呜咽的问我,我看到了什幺?

我告诉老婆,所有的一切我都看到了,她哭泣得更大声了,一分钟后,老婆问我,为什幺没有看到我?

我告诉她,我原来不在房间里,当我回来时,她正在为人口交,同时也被人干,从那时开始,我就站在走廊上看。

老婆告诉我,我该阻止她的。

我反问她,我为什幺要阻止一个我从来没看过,也让我这兴奋的事呢?

老婆被我的回答吓了一跳,她放下她的手,看着了说道:「这个事情让你兴奋?」我再一次回答:「你让全屋子的男人干,我看着比你让我干还爽。」老婆又开始哭了,过了一会她又说:「你应该恨我的。现在你该离开我。」我说:「我不会离开你的,别哭了好吗?」老婆充满疑惑的看着我,接着问:「即使我做了这样的事,你还是要我?」我说:「这是当然。」老婆听到,跳上我的膝盖抱紧我。

我又问:「你为什幺要做一个妓女呢?」老婆回答:「都是小惠啦,当小惠的前夫离开她时,她原本秘书工作的收入根本不够用,于是就跳脱衣舞补贴家用,她发现和pub中的客人睡觉可以赚到更多的钱,于是她第一年的收入就有一百廿万。」我问:「你是何时开始跳脱衣舞和接客的?」她说:「三年前,小惠说如果万一有一天你离开我,我还可以有保障,她说这份工作钱来得容易,而且工作也会让我乐在其中。我告诉小惠,我们的婚姻美满。

她又告诉我,直到她的丈夫离开她,她才在工作中找到自我。我认识她的前夫,他是个英俊的男人。小惠说一个女人很难保住她英俊的丈夫。」老婆摇了摇头继续说:「小惠一直告诉我pub内令人兴奋与沉醉的地方,最后,她说服我去试一个晚上,她说,如果我不喜欢跳舞,可以立刻辞职,这对我没什幺损失。」我问:「你的第一个晚上如何?」老婆回答:「我第一次跳舞时之前,我全身抖得非常厉害,要在舞台上脱光,我感到非常的紧张与害怕,我想起我的爸妈,你知道我家里的状况,我的父母最讨厌这种胡乱的行为。

在那一夜之前,我从未穿过那暴露的服装,当我穿上性感的紧身衣走向舞台,我以为我是在作梦,我不敢相信我将一丝不挂的站在一大群的男人面前,我尽量不使我的不安影响了我的表演。但是第二次上场时,我发现我已经兴奋得几乎将整个地闆弄湿了。亲爱的,我发现了我的兴趣,我是个暴露狂,我一直不知道这件事,直到我开始跳脱衣舞。」

我问:「你什幺时候开始接客的?」老婆回答:「在跳了几个月舞后,小惠要求我和她搭挡,许多男人喜欢同时搞两个女人,我拒绝了她,直到有一次小惠的客人带了朋友来pub,那个男人很有魅力,我很喜欢他,在挡不住诱惑的情况下,我和他们走进了旅馆,那三个人带我走进了性的另一个美好的世界,从那时起,我就开始接客,而且我喜欢性交,我愿意为性交做任何事。」我吃惊的摇了摇头,我的妻子有三年的秘密生活,而我居然不知道这件事。

我说:「我很惊讶你居然没有在pub里遇上我们的朋友。」老婆的头垂了下来,说道:「亲爱的,请别生气,我们一些最好的客人是你的朋友和生意上的伙伴。」我快昏过去了,我咆哮道:「你是说,你一直和我的朋友干今天晚上那种程度的性交,而却偶而才让我干你?你为什幺愿意让他们干你干得那幺爽?」老婆又开始哭泣了,接着她说:「我怕你发现我是个这淫乱的女人,这喜欢性交,你会不喜欢我。」

我依然大声的问:「你为什幺不问我?」老婆说:「我怕你发现这一点后,会离开我。」我问道:「你不怕我的朋友会告诉我?」老婆看着我的脸,略带骄傲的回答:「我给了他们想要的,我让他们得到满足,他们不会捨得的。」

我不知道该怎幺想,我的妻子居然愿意让我的朋友干,当老婆告诉我这一点时,我非常生气,我又问道:「这三年来,你赚了多少钱?」老婆低声说:「在银行里,我存了三千万,大部份的钱我花在买衣服上。」我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,我说:「这足够你离开我了。」老婆看着我的脸,诚恳的说:「亲爱的,我一直深爱着你,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,只要你让我留在你身边。」

她这句话让我怒气全消,我说:「感情是会变的。」老婆很快的说:「我不再跳脱衣舞和接客了。」我说:「没有必要,我希望你能享受你的生活。」老婆满脸期待的看着我,我补充道:「从现在开始,我要你让我好好的干,就像你让我的朋友或其它人干一样。」老婆紧抱着我说:「我愿为你做你要的任何事。」我问:「老婆,你今天晚上最后和那个人谈了什幺事?」老婆回答:「他要我下个週末帮他招待一群阿拉伯来的男人,我希望你不介意,十二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。」

我愣住了,又问:「他为什幺要付你这多钱?」老婆低下头去,说:「他们非常饥渴,而且他们有非常奇怪的性偏好。」我问:「你没问题吧?」老婆摇了摇头:「我没问题,只是结束后会很累、很痛而已。」我的思绪又回到老婆今晚表演的时候,我确定我这在性交方面有杰出成就的妻子,会给她的丈夫一个美丽的高潮,正如同她今天晚上给所有参加派对的人一样。

我说:「老婆,从现在开甘,整个晚上我都要干你干个爽。」老婆笑了笑:「等会,我先去把自己弄乾净,再奉献给你。亲爱的」我说:「好主意。」我补充道:「你弄乾净后,我要看到你穿得像个婊子一样。」老婆淘气的笑了笑,说道:「给我一个半小时。」在她进去前,她问起我们的小孩,我告诉她,他们今天在我妈家里,她给了我一个微笑,接着快步上楼。

一个小时后,我的妻子再度穿着那件衣服,出现在我面前,她的头髮还特别经过整理,喷上了大量的发胶,也化了妆,一条细绳挂在老婆的脖子上,支撑着她那一对巨大的乳房,从她的短裙底下,我可以看见她的臀部。

老婆坐在我的腿上,用她的身体磨擦我的身体,问我:「你想怎幺做?宝贝?」我回答:「口交与肛交。」老婆微笑,从眼中可以看见慾望,她问道:「这是命令?」我沉默了一会,我又问:「你喜欢男人射精在你的嘴里,然后把它们吃下去?」老婆吸了一口气,兴奋的回答:「这样做让我觉得很淫乱,淫乱让我兴奋。」我大笑,然后说:「宝贝,用力吸我的吊,我待会要好好干干你的屁股。」老婆开始动作,她拉下我的拉链,她问:「你会干我的屁眼,然后让我喝你的精液吗?」

我回答:「当然了,如果我射了之后,你还能让我再硬起来,那我会再干你一次屁眼。」我看着她的眼睛,老婆脱下我的裤子,準备含我的吊,当她的嘴叼住我的龟头时,我很惊讶她的唇竟是如此柔软,同时我也惊讶她的口交技巧,这是第一次有人能将我廿五公分的家伙全部含进口中,真是令人难以置信,当老婆的眼光和我的眼光相接触时,我看到她的眼中全是喜悦。

我已经够硬了,我抬起老婆的头,并让她趴在沙发上,她把她的短裙掀起来,露出她的阴户与屁眼,老婆转过头来,用温柔与渴望的眼光看着我,说道:「干我的屁眼,请插到我的屁眼里。」

我摸了摸我的龟头,挺起家伙,略略扫过她的小穴,沾了沾她所流出的爱液,当作润滑液,接着我摸了摸她粉红色的花蕾,这是我第一次这仔细的看她的屁眼,真是非常漂亮,我按了按我的龟头直接插进她的后门,第一次进入时干了些,但是第二次和第三次的抽插开始,就润滑得多了。

我开始用所有的力气干着老婆的屁眼,老婆弓起她的背开始发出呻吟,我看準时间捏住她左边的乳房,我用力的捏它,使得老婆兴奋得大叫,我将阴茎拔了出来,因为我知道我快射了,我努力的说:「我快射了。」老婆马上转过身来,我将阴茎顶在她的脸上,贪婪的将它含入口中,马上我就射出了我这辈子一次射出的最多精液。

老婆吞下了满口的精液,还让一些残余的精液顺着嘴角流出来,她的头髮依然完美,她沾了些残留的精液涂在她的阴唇上。

我看着精神百倍的老婆说道:「你真是个髒的婊子。」老婆一点也没有疲态,开始用舌头把我的肉棒舔乾净,此时她一直用她明亮的眼精看着我,当她舔完我肉棒上所有肛交留下的残渣后,她说:「亲爱的,我喜欢你精液的味道。」她又补充道:「我真后悔为什幺不早一点尝尝看?」「我希望你原谅我之前一直没有让你这样做。」我笑着说:「老婆,我爱你,我不在乎你之前是不是有帮我吹喇叭,或是让我这样干你。」老婆给我一个淫邪的眼色,问我:「下一步你要怎幺做?」我想了一会回答她:「我想看你被许多男人轮姦,就像今晚一样。」

老婆笑着说:「我也喜欢这样。」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:「你为什幺肯让那些黑人干呢?」老婆看来很困惑,不久还是回答了问题:「你的意思是,为什幺一个像我这样内向害羞的女孩,会愿意黑人干吗?」

我点点头,老婆继续道:「在生意上,我没有种族歧视,人就是人,而且他们的阳具比较硬也比较长,我曾经同时和四个黑人干,他们足足轮姦了我三个小时,我还让他们尿尿在我身上,我高潮足足有一个半小时。」老婆跳了起来,理了理裙子说:「如果你想看我被别人干的话,我们去pub吧,在我们搞过之后,我也希望被轮姦。」

我阻止了她,说:「为什幺我们不再来一次肛交呢?」老婆笑着说:「噢!我忘了。」她走近楼梯,扶着栏杆,弯下腰来,将裙子掀起来,摇动着她美丽浑圆的屁股说:「你知道在哪里,放进来吧!」

我走近她,马上干了我那下流的妻子屁眼十分钟,当我快射精时,我将阴茎拔了出来,老婆吞下我的精液,并且帮我舔乾净,都舔乾净后,老婆吻了我的龟头,并边将我的收进裤子里,她帮我拉起拉链,也整理一下她的服装,用极具魅力的姿势扭着屁股走出门,巨大的乳房在胸前跳动,她对我勾了勾手指,说道:「走吧,还有很多肉棒等着插我呢。」

我们到了pub,走进门,这一次由于我是我妻子的访客而免费入场,老婆告诉我,后面的方间还有现场的性交表演,在那个房间,干什幺都行。

我们走过大厅,走进了休息室,老婆打开另一扇上面标着「私人专用」的门,那里面又是一个大厅,迎接我们的是一个大个子,那大个子给了老婆一个吻,也顺手摸了摸老婆的乳房,老婆则抓住他的胯下回报他。

那个大块头问道:「小宝贝,你要上来表演吗?」老婆回答:「好像不错,强哥,今晚的节目是什幺?」强哥说道:「你喜欢一次被三个人干吗?」老婆回答:「你得要是其中一个才行。」强哥笑着说:「老婆,你知道我一直在找机会想用我那三十公分的家伙干你那美丽的身体。」强哥说完,带着老婆走进布幕后,我跟在后面。

那座大厅和其它的酒吧一样,排了许多椅子,房中所有的男人看着老婆走进房间,老婆要我找一个空位子坐下,她则和强哥走入门后。

约五分钟后,dj开始播放一些摇滚乐,也宣布将由老婆表演三男共姦一女的表演,此时布幕忽然打开,老婆走了出来,首先是一段非常诱人的舞蹈,台下的男人们不时发出惊歎声,我无意中听到一个男客人说:「我真不敢相信,他们去哪里找来这一个美丽又动人的女人来做这种事。」我的妻子平常看起来是一个正常的家庭主妇,但是一但上了台,却是个不折不扣人尽可夫的的母狗。

当音乐结束,老婆停止跳舞,坐在舞台中间的一个软垫上,她身上的衣服几乎盖不住她的重要部位,当音乐完全停止,她拿起软垫旁的麦剋风,说道:「有谁想干我?」话一说完,马上所有的客人都向前冲去,选了强哥和两个比较近的陌生男人,那三个男人上了台,站在老婆身边。

老婆伸出手,让他们拉她起来,一只黑色的大手掌将老婆拉了起来,她拉下衣服,让一个乳房露了出来,这几个男人都是大个子,老婆要他们脱去衣服,他们三个用最快的速度脱去衣服,出现了三只大肉棒,老婆伸出手,在三只大肉棒上握了握,她要强哥帮她脱去衣服,强哥将她的上衣扯下时,她的丰乳还在颤动,脱下的衣服就扔在地上,而老婆就站在衣服上。

观众们看到老婆完美的身体,开始鼓噪,很清楚的可以看到,老婆湿得几乎要滴在地闆上了。

她让其中一个黑人躺在她的身后,让其它两个人站在软垫旁边,老婆趴了下来,将自己的阴户对準那黑人的那根大黑炭,她先让阴户在黑人的大阳具上磨一磨,然后再移动屁股,让那大阴茎插进穴内,一根几乎长达卅公分的大肉棒,就全进入老婆的体内了。

这时老婆要强哥插她的屁眼,他走到老婆身后,先用龟头磨擦老婆的屁眼,涂上一些老婆流出的爱液,紧接着就将他三十公分的肉棒插入老婆的屁眼,此时有两个男人同时干着老婆,而老婆也开始呻吟。

老婆叫另一个男人一起来干她,那个男人的阴茎大概有廿公分,他们三个人抽插的动作一致,原本缓慢的速度快始加快,两分钟后,老婆开始有了高潮。

五分钟后,老婆口中的那根阳具射了精,老婆才刚把那根阴茎舔乾净,强哥马上把阳具拔了出来,又餵了老婆一大口的精液,老婆又把强哥上肛交的残渣、分泌物都舔乾净,吞入肚子里了,接着老婆拔出最后一根阴茎,将它塞入口中,那个黑人脸上的表情,似乎还不敢相信,老婆能将他那大的一口含进去,他射精后,老婆又立刻用嘴帮他清理乾净,表演结束,老婆博得了满堂彩。

老婆向观众鞠了个躬,又拿起麦剋风,她感谢上场的三个人,并且送他们回座位上,老婆告诉观众们,她还是很饥渴,所以要再找三个人上来做同样的表演。

第二次的轮姦还是不够的,老婆一直要求观众继续上来干她,最后她被十五个人轮姦过后,她才觉得够了。

老婆最后走过来,坐在我身旁,她婉转的拒绝许多男人要求带她出场的邀请,我问老婆,她是否曾经在表演过后和男人回家?她说从来没有。我问她为什幺?她说她只愿和我回家。

她的这番话很明白的解释了她爱性交,但是她只爱一个人,那就是我。